中日友好医院

  • 停复诊通知
  • 在线查询
  • 执业医师查询
  • 医疗服务价格查询
  • 日文版

媒体报道

媒体新闻

文字大小

《国际糖尿病》:ADA中国之声 | 大庆研究30年结果精彩亮相ADA,再次成为国人骄傲(2019年6月9日)

来源:国际糖尿病杂志、中日友好医院院报数字报 发布时间:2019-06-10 11:36:05

当地时间6月8日,备受全世界内分泌、糖尿病、代谢病、内科医生瞩目的ADA大会会场举行了关于20个科研报告的新闻发布会。这20个报告之所以被ADA官方推荐给媒体,是因为它们被认为对于公众健康管理发挥了重要作用。这当中包括由李光伟教授及其中日医院内分泌研究团队在中国随访了30年的大庆研究结果。

640.webp.jpg

中日医院内分泌专业首席专家李光伟教授及其团队发布随访了30年的大庆研究结果

李光伟教授在新闻发布会上非常激动的讲道:“在世界范围内能够持续30年的研究很少。大庆研究在持续随访至23年时都未曾观察到包括心梗、脑梗、猝死在内的心脑血管并发症的获益,然而当30年随访结果公布之时,全世界为之震撼。6年生活方式干预,给糖耐量受损人群带来了众多获益,这就是大庆研究30年随访结果的魅力所在。”在新闻发布会现场,李光伟教授接受了本刊记者的采访。

6401.webp.jpg

中日医院内分泌专业首席专家李光伟教授

《国际糖尿病》:您发布了大庆研究30年的结果,可以跟读者分享一下研究结果的亮点吗?

李光伟教授:我们4月25日在《柳叶刀糖尿病及内分泌学》杂志发了一篇新的文章,这是对30年随访结果的主要报告,干预组和非干预组之间的差别非常显著。正如我刚才所说,干预相比于不干预,对于糖耐量受损人群可降低心血管事件风险26%,降低微血管病变发生风险35%。还有其他非常重要的结果显示,干预组比非干预组的寿命延长了1.44年。换言之,6年的干预,平均到每1年可使受试者延长2.88个月的寿命。另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发现就是患者冠心病、脑卒中、视网膜病变的发生都推迟了平均5年,很大程度上提高了患者的生活质量。所以大庆研究观察到生活方式干预对于糖耐量异常的患者不仅是生命延长了,而且生活质量也提高了,这是患者个人的获益。对于国家来讲更能节省医疗费用。既往研究显示通过药物治疗要花很多钱,才能延长1.5年寿命。但是本研究显示生活方式干预,即少吃饭、多运动,这些看似廉价的生活方式改变,就能使患者获益很多。我认为现在最大的问题是很多人没有意识到这种风险,也没有意识到生活方式干预这么简单的治疗和教育,就能发挥如此作用。大庆研究的意义在于传递给大家一个信息:糖耐量受损的人群,不管理是不行的,科学管理就会受益很多。让大众既看到危险又看到希望,如果只看到危险,就会失望;但当看到希望,就能够下决心去执行这种干预。

《国际糖尿病》:您认为亚洲的数据将来对全世界的糖尿病管理有什么指导或帮助?

李光伟教授:这是一个非常普遍的问题,因为亚洲人相对来说不太胖,但是亚洲人占整个世界人群很大一部分,中国就占全世界人口的1/4。所以即便体重相对较轻,我们这个研究的结果也是有普遍意义。西方国家人群普遍比中国人胖,他们采取的干预措施可能更强有力。我们这个研究的干预没有强调体重减轻,而美国、芬兰一些国家关于生活方式干预的研究,它都强调减重5%~7%。虽然西方人比我们更胖、活动量更少,但是研究结果对于西方人来说也有借鉴作用,经过改进以后,生活方式干预对西方的类似患者也是有帮助的。对亚洲的人来讲,这样的研究结果更可以直接引用。所以这个研究对全世界都有普遍的意义。

《国际糖尿病》:将来您有什么研究目标或者新的计划方便透露一下吗?

李光伟教授:因为大庆研究经过6年的干预,仍有44%的人进展成为糖尿病,这是我们非常不希望看到的。将来我们会对于那些人群的特征做进一步分析。查找他们进展为糖尿病的原因。如果是因为他们自身更胖,我们可能需要强调减重;如果是受试者没有意愿接受/执行干预措施,就需要做加强风险教育等工作,进行个体化的干预。最近我们已经开始了一项新的糖尿病预防研究,我们计划入选近2000例患者,观察2年,一组采用生活方式干预,一组采用生活方式干预+二甲双胍。研究目标除了观察预防糖尿病的效果,还计划观察能否减少体重、能否降低血压等。这些将来都会对大庆研究的内容做很好的补充。

中日医院大庆糖尿病研究背景介绍:

1.jpg

大庆研究于1986年由中日友好医院内分泌科潘孝仁教授(左五)发起,图为主要参与者在中日医院合影, 右一为李光伟教授。

大庆糖尿病研究是世界上最早的随机分组糖尿病一级预防试验。这项闻名世界的研究是我院已故著名糖尿病专家潘孝仁为首的中国学者与美国著名糖尿病流行病专家Peter.Bennett,Barbara.Haword,大庆油田总医院胡英华院长等精心策划的。它在全世界首次证明糖尿病是可以预防的。它是我们中日医院的宝贵财富,是中国糖尿病学界献给世界的珍贵礼物。

从1986年起,到2009年止,大庆研究持续了23年,先后三次发布的研究结果均在全世界引起轰动。在历年世界糖尿病顶级讲坛上,只要提到糖尿病的预防,大庆研究始终是一座无法绕开的山峰。截止到2014年11月这一研究的主要论文已被国外有关医学杂志引用了4474次。

大庆糖尿病研究是中国最早开展大型临床试验,是世界上第一个也是持续时间最长的糖尿病一级预防试验,随访率高达94%。20年前正是中国的大庆研究在世界上率先报告糖尿病是可以预防的,生活方式干预对糖尿病的预防作用长期而持久,有益的后效应在干预结束后延续长达14年之久;20年后大庆研究又报告了预防糖尿病显著降低心血管疾病和死亡的结局;这一最新结果被英国剑桥大学Nich.Wareham教授誉为糖尿病预防领域中“一个真正的突破”(A real breakthrough)。他指出,“因为糖尿病是一个化验才能证实的病——一个‘软指标’,许多人得了糖尿病却不知道自己有病。而死亡是‘硬指标’。大庆研究证明生活方式能预防糖尿病并减少了死亡这个硬指标,使我们有足够证据去说服人们采取行动预防糖尿病。”世界最有影响力的医学杂志之一柳叶刀在2014年六月的一篇述评称“要记住,像大庆研究那样,简单易行的生活方式干预的获益会延续数十年”。“大庆研究的结果对处在糖尿病快速增长的发展中国家的糖尿病预防将产生巨大的影响(A great potential)”。

解决了糖尿病预防的问题之后,全世界糖尿病预防研究的关注又转向糖尿病的预防是否可以降低大小血管并发症的硬终点。大庆研究又在2008年和2010年首先报告了生活方式干预预防糖尿病使得20年间心血管病死亡降低了17%,降低严重影响视力的视网膜病变47%。继之启动的2006~2009年的三年延续跟踪研究又证明生活方式干预预防糖尿病可在23年间降低心血管死亡40%,减低任何死亡30%。而芬兰和美国的同类研究由于观察期最长只有15年,没有能证明生活方式干预能减少微血管几大血管病变和死亡。大庆研究2014年报告减少心血管死亡和全因死亡的结果是DPP研究者启动再延期10年的重要动力之一。

大庆糖尿病长期跟踪随访还有个重要的“副产品”:它报告(1)血糖正常人群在23年随访期死亡率为21%。而经糖耐量试验诊断的糖尿病人群同期死亡高达56%,其中51%死于心血管疾病,而且该人群的死亡比血糖正常人群提前了10年。这两个“50%”和一个“10”,再清楚不过地展示了患糖尿病的巨大风险。(2)如不进行干预中国1.2亿糖尿病前期人群在20年间会有93%迈入糖尿病的洪流。显而易见,对这个糖尿病及死亡共有的高危人群不进行干预不是可接受的。正如WHO 糖尿病专员Gojka Roglic指出“如不及时预防,中国经济发展带来的好处会因糖尿病肆虐大打折扣”。

大庆糖尿病研究以中国人的远见、勤奋、耐心和坚韧的毅力,以高达94%的随访率为全世界讲述了一个关于糖尿病前期的危险及其防范的较为完整的故事:这个人群既是糖尿病的高危人群又是心脑血管病和死亡的高危人群;这个人群的糖尿病预防是可能的,而且生活方式干预有长达十数年的后效应;也许更为重要的是,糖尿病的预防可能延伸到糖尿病视网膜病变的降低,延伸到心血管病和死亡的降低。正如Lancet2014年6月七日强调的“糖尿病预防每延迟一年就会增加1000万糖尿病人”。

大庆研究承载者以潘孝仁主任为首的三代研究者的勤与苦,融会了三代人的才与思。

回想当年有多少难忘的记忆:苦口婆心劝解 “惜血如金”的110660人进行血糖筛查,三个小队的研究者化几个月做完4930例糖耐量试验,才找到577位入选生活方式干预研究;研究者们在每一次的系统随访评估时,一去就要呆上两三个月;有时候买不到座票只能买站票,把报纸铺在两节车厢的对接处,一坐就是21个小时。当时已经50几岁的潘孝仁教授就这样和大家在一起;资金紧张,研究人员住在四人一间的小招待所里,在医院食堂吃萝卜白菜高粱米饭,到了周末胡英华院长请他们到家里为大家改善生活; 20年后的跟踪困难重重,许多人离职、退休、迁徙……退休办、公安局、火葬场各处寻遍音信皆无……医患关系的紧张,我们拿着身份证、工作证证明自己是好人才能被接待;我们的年轻的研究者,为做长期随访研究,竟带着年幼的孩子和保姆一起去大庆……

大庆研究为什么会成功?是什么力量在支撑他们不论遇到什么样的困难永不言放弃?因为有一个人——潘孝仁,一个先知先觉的领导人,一个战略科学家; 因为有一种感觉——使命感; 因为有一种精神——大庆研究团队的献身精神。因为他们胸怀世界,目标高远。他们深信所从事的事业不仅惠于大庆—惠于中国,也惠于WHO—惠于全世界。

大庆研究的创始人潘孝仁教授离开我们已经有22年了,但是我们难以抑制对这位先行者的怀念。作为一个高明的医生他医术精湛、博学多才;作为医学科学家他高瞻远瞩、坚忍不拔;他培养了成百上千的高明的医生,许多人成为学界的骨干。作为能和这位为人生活在一个屋檐下的人是很荣耀的,我们有责任把他开创的事业继承下来并发扬光大。

 “一次灿烂的开放需要多次的突破和磨难”。我们经历了这种磨难和突破,天佑中国,我们在国际尚无先例之际,完成了这个开放。尽管还不完美,但却依然灿烂!

 

(来源:国际糖尿病杂志、中日友好医院院报数字报)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 《健康咨询报》图片新闻报道我院儿科生长发育大型科普教育及义诊活动(2019年6月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