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友好医院

  • 停复诊通知
  • 在线查询
  • 执业医师查询
  • 医疗服务价格查询
  • 日文版

媒体报道

媒体新闻

文字大小

王辰、翟振国教授团队CHEST发文:中国内科与外科住院患者VTE发生风险高,临床预防率亟待提高

来源:呼吸界 发布时间:2019-02-01 11:30:14

编前语

近期,王辰、翟振国教授团队在 CHEST 发文《内科和外科住院患者VTE风险特征和预防,中国住院患者静脉血栓栓塞症风险特征的确定(DissolVE-2)》,研究结果显示:在13609例住院患者(急性内科6623例,外科6986例)中,内科住院患者36.6%为VTE发生的高风险人群;外科住院患者中处于VTE发生中、高风险比例分别为32.7%和53.4%。然而,仅有极少数(9%)人群按照美国胸科医师学院(ACCP)第9指南所推荐的预防建议,其中内科预防率6.0%、外科预防率11.8%。这一结果显示我国的预防率显著低于国际上ENDORSE研究十年前发表的结果(内科43%、外科55%)。反映出我国目前VTE预防情况不佳,预防不足。

本研究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我国医院内静脉血栓栓塞症(VTE)疾病风险和预防现状。目前我们已经在全国范围内开展肺栓塞-深静脉血栓形成防治体系和能力建设项目,希望能够更全面的了解国人VTE的流行病学资料和预防现状,并进一步改善这一现状。

微信图片_20190201113403.jpg

来源:https://journal.chestnet.org


摘要

背景

目前评价我国内外科住院患者发生VTE风险和反映预防现状的数据有限,因此本研究作为一项全国性、多中心、横断面研究旨在调查VTE发生风险的比例,同时评估依从最新预防指南(美国胸科医师学会[CHEST],第9版)进行VTE预防的情况。

方法

本研究纳入60家三级医院,调查医院内自2016年3月至9月期间因急性内科疾病或手术入院(≥72小时)的成年患者,根据Padua预测评分标准或Caprini风险评估模型评估其发生VTE风险。同时基于第9版ACCP指南的预防措施,对患者VTE预防现状进行评价。

结果

共纳入13609例患者(6986例外科、6623例内科)进行分析。根据Caprini风险评估,外科住院患者的VTE风险分为低危(13.9%;95%CI,13.1-14.7)、中危(32.7%;95%CI,31.6-33.8)和高危(53.4%;95%CI,52.2-54.6);根据Padua评分评估内科患者的VTE发生风险分别为低危(63.4%;95%CI,62.2-64.6)和高危(36.6%;95%CI,35.4-37.8)。外科和内科患者的主要风险因素分别为大型开放手术(52.6%)和急性感染(42.2%)。所有入组患者中,接受了任何预防措施和恰当预防方法的患者比例分别为14.3%(19.0% vs 9.3%)和10.3%(11.8% vs 6.0%)。

结论

在我国大部分住院患者具有VTE风险,然而依从指南推荐的预防措施实施率却很低。临床中VTE风险管理不足,中国医生VTE的管理意识和临床预防实施能力的亟待大力提升。

本文主要研究设计方法

DissolVE-2是一项多中心、观察性、横断面研究(ChiCTR-OOC-16010187),于2016年3月至9月期间在44个大城市60家床位超过500的大型医院筛查符合入组条件的患者。这些医院为我国六大区域(东北、华北、华东、西北、西南、华南),可以提供高水平的服务、医学教育和研究。

本研究纳入来自普通内科、心脏科、神经血管科、肿瘤科、呼吸科、风湿免疫科以及普外科和骨科病房的患者。排除来自以下病房的患者:精神科、产科、儿科、耳鼻喉科、烧伤科、皮肤科、眼科、慢病科、康复科和姑息治疗科。通过电子病例报告收集符合条件患者的病历数据,数据去识别化后,由经过培训的数据管理人员输入电子数据采集系统。提取的数据包括人口统计学信息、入院和出院诊断、治疗/过程细节、住院期间的出血和VTE风险因素、以及所采用的ACCP指南第9版中所述的VTE预防类型。

对符合条件的病房的成人住院患者(住院时间≥72小时)进行了筛查。纳入标准为接受急症治疗,如传染病、心脏病或呼吸道疾病或癌症;手术;或不需要手术的重大创伤患者。排除标准为单纯接受血液透析、门诊手术,怀孕或慢性病入院;入院后≤24小时进行VTE治疗。

分别通过Padua预测评分或Caprini风险评估模型评估内科急症和外科患者的VTE风险。内科患者在入院时、入院后72小时、出院前评估风险因素,外科患者在入院时、术后24小时、出院前评估风险因素。如果患者的情况根据VTE和出血风险而发生了改变,则进一步进行动态评估。

本文主要研究结果

基线特征

13609例(平均年龄56.7±16.8岁;52.6%女性)被纳入完整分析集。外科患者(n=6986)多为女性(n=4343 [62.2%]),平均年龄为50.4±15.5岁,BMI为23.4±3.6 kg/㎡;内科患者(n=6623)多为男性(n=3811 [57.5%]),平均年龄为63.2±15.6岁,BMI为22.8±4.0 kg/㎡。总体人群的平均住院时间为14.4±11.1天,外科患者为14.4±11.6天,内科患者为14.3±10.6天【表1】。 外科患者主要为接受普外科手术和腹腔-盆腔手术(72.7%),而内科患者主要病情为急性感染(32.4%)和活动期肿瘤(23.2%)【表2】。

【表1】外科和内科患者基线和人口学特征

微信图片_20190201113423.jpg

【表2】外科或内科疾病类型分布

微信图片_20190201113429.jpg

VTE风险分层与风险因素

总体人群中,共计6155例(45.2%;95%CI,44.4-46.0)患者具有VTE高危风险。外科组的比例(53.4%;95%CI,52.2-54.6)高于内科组(36.6%;95%CI,35.4-37.8)。外科患者中,骨科手术患者(100%;95%CI,99.8-100)和肥胖手术患者(100%;95%CI,91.7-100)的VTE风险最高;内科患者中,充血性心力衰竭患者(54.9%;95%CI,50.9-58.9)VTE风险最高。

外科患者的主要VTE风险因素是大型开放手术(52.6%);内科患者的主要VTE风险因素是急性感染和/或风湿免疫相关疾病(42.2%)【表3】。

【表3】住院患者常见的VTE风险因素

微信图片_20190201113437.jpg

出血风险因素

总体有3472例(25.5%)患者出现大出血高风险(2766例外科患者[39.6%];706例内科患者[10.7%])。外科患者的大出血风险因素为同时使用多种非甾体类抗炎药(13.5%)和腹部手术(12.8%),而对于内科患者,其风险因素为癌症(24.4%)、风湿免疫相关疾病(6.1%)和年龄≥85岁(6.0%)【表4】。

【表4】住院患者常见的出血因素

微信图片_20190201113444.jpg

VTE预防的实施

1942例患者(14.3%;95%CI,13.7-14.9)接受了任何VTE预防,包括984例高风险外科患者(26.4%;95%CI,25.0-27.8)和312例高风险内科患者(12.9%;95%CI,11.5-14.2)。接受恰当VTE预防的971例患者(10.3%;95%CI,9.7-10.9)中,608例为高风险外科患者(16.3%;95%CI,15.1-17.5),146例为高风险内科患者(6.0%;95%CI,5.1-7.0)。

结论

DissolVE-2研究以全国性视角提供了我国VTE风险评估和预防实施的现状。结果显示,虽然相当一部分内科和外科患者存在VTE风险,但VTE预防的实施率较低,特别是在内科患者。我国政府部门及临床医生都需要加强意识和行动来应对日益严重的VTE负担。

专家介绍

微信图片_20190201113519.jpg

王辰

中国工程院副院长;中国医学科学院院长;北京协和医学院校长;中日医院呼吸中心主任(兼)。

微信图片_20190201113529.jpg

翟振国

中日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二部副主任;医学博士,主任医师,博士研究生导师;中华医学会呼吸病学分会肺栓塞与肺血管病学组副组长;中国医师协会呼吸分会肺栓塞与肺血管病工作委员会主任委员。

参考文献

[1] Samama MM, et al. N Engl J Med. 1999;341(11):793-800.

[2] Cheuk BL, et al. Br J Surg. 2004;91(4):424-428.

[3] Law Y, et al. Asian J Surg. 2018;41(2): 176-182.

[4] Karande GY, et al. Cardiovasc Diagn Ther. 2016;6(6):493-507.

[5] Smith SB, et al. Chest. 2010;137(6):1382-1390.

[6] Geerts WH, et al. Chest. 2008;133(suppl 6):381S-453S.

[7] Kahn SR, et al. Chest. 2012;141(suppl 2): e195S-e226S.

[8] Gould MK, et al. Chest. 2012;141(suppl 2): e227S-e277S.

[9] Falck-Ytter Y, et al. Chest. 2012;141(suppl 2): e278S-e325S.

[10] Liew NC, et al. Int Angiol J Int Union Angiol. 2017;36(1):1-20.

[11] Cohen AT, et al. Lancet Lond Engl. 2008;371(9610):387-394.

[12] Alsayegh F, et al. Med Princ Pract Int J Kuwait Univ Health Sci Cent. 2012;21(6): 522-528.

[13] Pinjala R; Indian J Med Res. 2012;136(1):60-67.

[14] Ongen G, et al. Clin Appl Thromb Hemost. 2011;17(5):539-545.

[15] Statistical Communique on the Development of Health and Family Planning in China in 2016. http://www. nhfpc.gov.cn/guihuaxxs/s10748/201708/d82fa7141696407abb4ef764f3edf095. shtml. Accessed November 23, 2017.

[16] Ge J, et al. Thromb Res. 2010;126(4): 270-275.

[17] Chen S. What’s Up, Daifu? Navigating the Chinese Public Hospital System. https:// www.thebeijinger.com/blog/2015/09/18/whats-daifu-navigating-chinese-public-hospital-system. Accessed November 2,2017.

[18] Clopper CJ, et al. 1934;26(4):404-413.

[19] Kearon C, et al. Chest. 2016;149(2):315-352.

[20] Geerts WH, et al. Chest. 2004;126(suppl 3):338S-400S.

[21] Seddighzadeh A,et al. Thromb Haemost. 2007;98(6): 1220-1225.

[22] Cionac Florescu S, et al. Maedica. 2013;8(2):189-194.

[23] Parikh KC, et al. Thromb Res. 2012;129(4): e152-e158.

[24] Ansari K, et al. J Indian Med Assoc. 2007;105(9). 536, 538, 540 passim.

[25] Kahn SR, et al. Thromb Res. 2007;119(2):145-155.

[26] Rowswell HR, Nokes TJ. Open Heart. 2017;4(2):e000653.

[27] Heit JA, et al. J Thromb Thrombolysis. 2016;41(1):3-14.

上一篇: 积极控制体重 防治心脏“肥胖”

下一篇: 曹彬教授团队完成中国大陆地区首项Gene Xpert 平台流感病毒诊断能力评估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