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友好医院

  • 停复诊通知
  • 在线查询
  • 执业医师查询
  • 医疗服务价格查询
  • 日文版

媒体报道

媒体新闻

文字大小

《健康报》“医生周刊”采访中日医院胸外科马千里医师:想临床与科研兼得吗?听听师兄师姐怎么说(2016年8月25日)

来源:健康报 医生频道 发布时间:2016-08-29 15:49:17

嘉宾主持:北京儿童医院急诊科  王荃

嘉宾:中日医院胸外科  马千里

嘉宾:北京朝阳医院心外科  辛悦

 

 很多人选择成为一名医生的初衷都是想要治病救人,想要用自己的知识和手术刀解决患者的问题。而真正成为一名医生后才发现,除了治病救人,还要担负起医学科学家的角色,做各种医学研究。尽管不少医生不喜欢,但出色的科研可以帮助你晋升、可以帮助你成为同行中的佼佼者,SCI让绝大多数医生不得不爱。那么,在奔向好医生和优秀科学家的两条发展大路上,青年医生该如何分配自己的时间和精力呢?请听下面几位医生的心里话,看能否和你产生共鸣。

 

“临床和科研,丢下哪个都肉疼”

 

王荃:从医生的评价角度看,虽然每位医生都会尽心尽力的帮助患者,但临床做得好坏很难有一个指标,而科研不一样,它可以有很多指标,比如有没有课题、有没有SCI等。所以,用科研能力来评价医生,并作为晋升等的必要条件,我觉得还是有一定道理的。当然,这也给我们带来了一些困扰,两者兼顾我们会不会顾此失彼,甚至直接放弃一方呢。

 

马千里:作为一名胸外科医生,通常临床工作已经令我非常疲劳了。比如,昨天我们刚刚做了一台肺移植手术。我是在前天下午刚做完一台手术后接到领导指示的,于是立刻订机票飞到青岛,大概八点钟到达当地医院,给供者做肺评估。回到宾馆是夜里12点整。因为取肺是早上五点,我和同伴三点钟起床,没吃早饭就去了。四点钟开始做准备工作,五点钟取得供肺。马不停蹄赶回北京,肺移植手术在早上9点半开始。好在,今天病人恢复状态很好,已经开始进食了,前两天的忙碌还是值得的。我自己的科研工作是昨天晚上回家后做的,所以依然是晚上12点睡觉。今天又做了一台手术到中午结束。三天的睡觉时间加起来应该不超过12个小时。我想说临床工作真的非常非常累,最累的时候我常怀疑选择做医生是不是错了。

 

辛悦:临床和科研,虽然都是医生要做的,但实际上是两个发展方向。就我自身来讲,决定学医时我就希望做外科大夫,我希望用手术刀帮每一位患者把病变组织切掉,让他远离疾病、安安稳稳地回家、踏踏实实地继续生活。所以,我自己希望有更多的精力放在临床上。但是我也有我的压力,职称压力、收入压力或者别人怎么看你。另外,很多医院有严格的手术分级管理,我想做高难度手术,可如果你不考博士、你不是高级职称,你很可能没有机会做。这也是我在科研道路上前进的动力或者压力。

 

现在,我也逐渐对科研投入更多,迫不及待地从开始帮助导师做,然后自己去申请一些项目。在这个过程中,我得到的是各种科研锻炼的机会,大部分是临床科研,对于基础研究主要是为了读博士不得已的选择。

 

“做科研可以化整为零,从身边的病例收集起步”

 

王荃:医生做临床很难,不过我感觉和科研相比,后者更难。要想成为一名科研能力强的临床大夫,首先你得有意愿做科研,第二你需要时间去思考、去实践、去总结,第三你还要有能力和机会做你想做的科研。做好科研几乎是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作为一名青年医生,我们常常很贪心,想做一名优秀的临床大夫,又想把科研做得风风光光,所以我很好奇,别人是怎么分配时间和精力的?

 

中国医学科学院整形外科医院冯永强:我参与了不少课题,临床科研为主,所以更多的是在临床中发现问题,总结临床病例、临床数据等,这方面有很多前辈的科研经验值得我们学习借鉴。我在科研中担任的角色随着自己的经验积累也在慢慢变化,最早是做一些最基础的跑实验室、打电话等打杂工作,然后才慢慢有自己的想法,把基础的工作交给更年轻的住院医生。我感觉青年医生可以利用手边临床资料做积累,积累到一定程度,自然就能有课题,再慢慢做大做强。我看到很多老师也是这样做的。

 

马千里:冯医生说要积累临床资料,这一点我深有体会。2010年我去美国学习微创外科技术,当时因为没有资质不能上临床,就有了更多时间思考和回顾以往的病例。我曾积累了一个特殊病例,患者的肺癌生长在心房位置。我把这个病例给美国同行看的时候。他斩钉截铁地告诉我这病人不能做手术。我说,手术已经做了,而且很成功,然后给他展示了随访资料。回国前,我把这个病例写成一篇小文章,请他帮我做了评价,而后顺利发表了。我想告诉大家的是,平时一定要留心,有些资料或许四五年后才会开花结果,但前提是现在你要认真收集。

 

除了临床资料,人脉也是可以在平时慢慢收集的。比如开学术会的时候,我觉得你要关注那些台上专家讲了什么,更要关注谁在讲,如果可以留下联系方式,等将来有了好的有合作想法,就能找到人了。

 

最好的医生应该是医学科学家,临床加科研才能组成一双能帮患者的“筷子”

 

马千里:我现在正在做一个基础科研,我知道自己并不擅长这些,所以在这个项目中我负责的主要任务就是提出想法,并协调更多同事一起协作,至于细胞怎么养、数据如何解释,虽然我不明白,但我们团队中有明白的人,大家取长补短,谁也不会太痛苦。

 

这就是一根筷子容易折断,十根筷子牢牢抱团力量大的道理。你不用做个全能,很多事情可以靠大家,比如收集数据、做随访等,甚至我们有些护士都乐意加入进来。当然,这也需要在平时的感情投资,毕竟好朋友在关键时刻才肯帮忙。

王荃: 我看到过一个调查,临床大夫做科研的目的超过60%是为了职称晋升,有点无奈但也是无法改变的。我自己觉得临床大夫肯定是要练好基本功做一个真正的好大夫,尽量的帮助病人。但是要想更好的帮助病人,你必须要去学会发现问题,然后你会想要解决问题,这个过程就是临床科研的过程,所以当你想做好医生的时候,你会不知不觉中转变为科研人员。所以我也这样勉励自己,做医生的同时别忘了保有一双慧眼,去发现问题,积累这些东西,想办法解决,再回馈到病人身上,因为我们能解决,我们能回馈到病人身上,最后我们能造福更多病人。


文章地址: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jM5NzU4MTM2MQ==&mid=2650280756&idx=1&sn=ead3da5f09e77df453006e531e2b0f98&scene=1&srcid=0825gbuGn0XIU5esEJm6pqSS&pass_ticket=59Py%2B%2FNZrlL16%2BZohN8AWDqaQNXt8CwEA1%2FU1WGDCxwzGgKb70rG%2BBP2o5lBZsNI#rd



上一篇: 《中国日报(Chinadaily)》报道中国戒烟联盟成立大会在中日医院召开(2016年8月31日)

下一篇: 朝阳区政府网:区领导调研中日友好医院整体建设情况(2016年8月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