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友好医院

  • 停复诊通知
  • 在线查询
  • 执业医师查询
  • 医疗服务价格查询
  • 日文版

中日传健康

文字大小

搜狐健康:记者医院实地探访:重症监护室里的10个小时

来源:搜狐健康网 浏览次数:

护士高思和她的同事正在为患者洗脚。丁熙玮摄

一旦进了重症监护室(ICU),那就意味着病情危重。在ICU保护下,患者度过了最艰难的时光。不允许家属陪护,一天只有半小时探视时间,让这里变得神秘而又严肃。患者能得到悉心照料吗?医护人员每天的工作又是怎样的?近日,《生命时报》记者穿上白大褂,走进国家卫生计生委中日友好医院ICU,度过了短暂而又漫长的10个小时。

查房3小时,不放过一点蛛丝马迹

开始查房!上午9点,忙完了交接班和业务学习,在ICU工作了20多年的科主任李刚开始带领医生们去查房。顿时,大家更忙碌了。

2床的张先生最年轻,病情却最重。他戴着呼吸机,头上盖着冰帽。“30岁,高血压,因脑出血住进医院。主治医生小孙向大家汇报。随后,是呼吸频率、心率、氧饱和度等主要生命指征。这期间,主任不断提问,年轻医生则要不断接招

ICU病房,记者看到多数患者都在50岁以上,不少人已经无法说话,身上插满了输液管、引流管等各种管子,连着呼吸机、监护仪等医学设备,机器上的红色数字不停地闪动着。嘟、嘟、嘟,突然,床头的机器发出了急促的响声,立刻有医护人员赶了过来。李刚说:作为一个生命支持单元,病情复杂、变化快、突发情况多是最大特点,这就需要我们密切关注患者的各项指征,一旦发现异常,必须及时应对。

11点,李刚来到5床肖大爷的病床前。70岁的肖大爷病情有所好转,但还是有肺损伤、感染等问题。原因在哪儿?李刚又开始提问了。有的医生说是心衰,有的医生说是呼吸衰竭等。绝不能只考虑一方面,各种可能性都要充分考虑。李刚说,尽管病情有所好转,但医生必须悠着点,对患者尽心尽责。

直到中午12点,李刚和同事们花了近3小时查房。只要是有意识的患者,李刚都会俯身询问:您感觉怎么样啊?与门诊不同的是,从病情到寻找病因,再到最后制定治疗方案,每个环节都要细致讨论,就如同破案一样,不能放过一点蛛丝马迹。因为,哪怕任何一点疏忽都有可能致命。

洗脚又按摩,护理费只有9

3个小时的查房,让不少医生累得直捶腰。快去吃饭,1点要收个病人!”1240分,一名男医生提醒道。此刻的医生办公室,有人对着电脑飞快地写着病历,有人抓紧时间吃着刚叫来的外卖。

接收和转出病人是我们最忙的时候。”1998年就来到ICU病房的资深护师高思,已将床位收拾妥当,正在护理台整理输血管等物品,为接收病人做准备。

下午1点,刚做完结肠癌手术的崔大爷还没从麻醉中苏醒,便被直接推进了ICU。医生们交接着病情,高思则和另外5名护士一起,左右两边各3人将崔大爷转移到了ICU病床上,并迅速为他接好各种仪器,输上液。

在高思看来,ICU的护理工作很细碎,要持续监测患者的生命体征。对于刚收进来的术后患者,前2小时每隔15分钟要记录一次生命体征;对于病情平稳的患者,每1小时记录一次生命体征及护理内容,每2小时为患者翻身、拍背、按摩受压处,每4小时为患者测量体温。当初,这份工作的挑战性吸引了年轻的她入行;如今,她在辛苦和高压下艰难坚守着。

下午2点,记者来到72岁的张老太太的病房。只见她躺在床上,两名护士站在洗发擦浴车两边,耐心地帮她洗头。记者看到,张老太太的耳朵里塞着两团小棉花,以防进水。护士一边小心翼翼地给她冲洗,一边听从她的指挥,帮她挠挠头,擦擦水。

像张奶奶这种长时间住在ICU的患者,我们每周洗两次头。一名高个护士告诉记者。洗头本是件简单的事,但在床上给ICU患者洗头可是项技术活,涉及19项技术操作考核标准,如患者体位、塞耳是否正确等。包括洗头、足部护理、面部清洁等在内,护士们每个月必须接受一次抽查考试,考试资料足足有六七厘米厚。

今年26岁的护士王育梅告诉记者,ICU给患者提供最高级别的护理,这里的患者没有家人陪护,洗头、洗脚、洗脸、倒尿,所有的事情都由护士打理。抗感染对ICU患者非常重要,因此护理工作要做得特别细,为避免口腔溃疡,要定时做口腔护理,一点皮肤的小问题就可能引发感染,所以清洁十分关键。不过,这一整套护理下来,一天的护理费只有区区9元,光洗头一项都不够。上学的时候,听老师说要给患者抠大便,当时觉得特接受不了。现在我工作3年了,这种事情也做过。王育梅说,她和高思一样,在家都没给父母洗过脚,但在ICU,洗脚是每天的工作。

思考生命,需要信任和责任

奶奶,您的病情挺稳定的,放心吧!王育梅一边用毛巾轻轻地给3床的老奶奶擦着身体,一边哄着她。这位老奶奶81岁,因摔跤骨折住进医院,脾气像个小孩。就在这时,一个中年女士风风火火地闯了进来,保安拦都拦不住。原来,她是3床老奶奶的女儿,得知母亲今天不能按时转入普通病房后,特意赶来了解情况。

这种患者家属硬闯进来的情况在ICU并不少见。家属希望能陪伴亲人度过人生中最艰难甚至是最后的那段时光,但出于预防交叉感染、患者病情等需要考虑,医院不得不规定每天探视半小时。请放心地把亲人交到我们手上,请相信我们会用自己的良心照顾好他们。王育梅说,他们特别希望得到家属的理解。

时间很快到了下午320分,ICU病房每两周一次的疑难病例讨论开始了,这次的主角2床的张先生。他各项指标均指向重度脑损伤,甚至接近临床脑死亡,只能靠呼吸机及升压药等维持生命体征。医生们细致地讨论着,不错过每一个细节。李刚说,当好ICU医生,最关键的就是要有责任心。因为你的手上,是一个人,一个生命,和一个正面临生离死别的家庭。

这个病例带给我们最大的思考是,该如何面对这些预后不好的患者。”ICU副主任尹培刚认为,患者病情极其危重,但是家属还想继续维持生命。作为医生,我们有必要做些引导,让患者安静有尊严地离开这个世界。

会后,李刚把张先生的父母叫了进来,他关切地说:我非常理解你们的心情,但是现在情况很不乐观。气管切开是有风险的,对病情没有直接帮助。你们考虑一下,是不是还要做?

记者听到了张先生父亲隐隐的抽泣声。他声音颤抖地说:大夫,我们相信你们。不管是什么情况,能做到什么地步就做到什么地步吧。只要有一点儿希望在,我们做父母的把该做的都做了,也算是尽了责。随后,记者在病房看到张先生的母亲一手摸着儿子的脸,一手捂着嘴哭了起来,满脸都是泪。一位在ICU干了20年的女主任医师吴丽娟说,每次看到这么年轻的生命渐渐消逝,心里都会很难受。ICU的工作,让她感受最深的便是生命的脆弱无常。

晚上6点半,你可能正在回家的路上,而ICU依然灯火通明。高思刚洗完澡,准备回家,她中午倒进杯子里的水,一口没顾得上喝。1个小时前,护士们交班结束,她们已为患者洗净了双脚。

刚毕业不久的宋韩明,和往常一样住在病房。对他来说,这一天尚未结束。他习惯在夜深人静时,重新思考白天遇到的各种问题。他说,要趁年轻多学点。吴丽娟说,儿子6岁时因心肌炎休学几个月,她把儿子锁在家里,只管中午送饭。那时候,她为了工作不顾一切,儿子最恨她嘴里说出的值班二字。而这就是他们的一天和他们的职业。

——摘自搜狐健康网

文章地址:http://health.sohu.com/20120704/n347259634.shtml

以下信息来源:中日友好医院网站http://www.zryhyy.com.cn/Hospitals/Main

我院相关专家:重症医学科,尹培刚

医师介绍详见http://www.zryhyy.com.cn/Doctors/Main?siteId=358

专家特长:擅长利用各种条件救治处理危急重症患者,包括各种疾病导致的严重呼吸衰竭,各种类型休克,严重感染,急性肾功能衰竭,内环境严重紊乱,营养支持等。

上一篇: 搜狐健康:一些不为人知的记忆杀手:“梨形身材”更健忘

下一篇: 搜狐健康:人体哪最脏:每平方厘米头皮上有100万微生物